【經濟日報╱薩夫特】

 

日本公債殖利率迅速飆升,可能削弱、甚至終結「安倍經濟學」所帶動的經濟復甦。這不僅可能使東京股市的漲勢逆轉,全世界因為日本增加流動性而受益的其他股市也承受衝擊。

 

儘管日本經濟活動轉趨熱絡,使日本銀行連續五個月調高經濟成長預估,但日本公債殖利率已大幅上升,且市場震盪激烈。10年期公債殖利率5月23日飆到1%,與4月5日日銀剛實施寬鬆措施時的0.315%相比,升幅逾兩倍。

 

日銀總裁黑田東彥22日在日銀決策會議結束後表示,「我不認為最近公債殖利率上升會對經濟造成重大衝擊。我們將繼續監視市場動向,以彈性的速度購買公債,並以成熟的作法以進行市場操作。」

 

既然日銀大買公債,殖利率為何還會上升?主要是由於日銀已成功地使投資人相信,日銀將會認真地達成2%的通貨膨脹目標。

 

據野村證券首席經濟學者辜朝明指出,「如果大家相信黑田將採取一切手段來創造通膨,就代表日本公債市場短期內將重挫,殖利率大幅上升。一旦對通膨的憂慮開始浮現,則無論日銀買進多少公債,都無法約束殖利率上升。」

 

拉高通膨是日本超寬鬆貨幣政策的承諾,也是問題所在:即市場效應會比實體經濟復甦的速度快得多。截至目前為止,日本基本上是市場動能的受益者。日圓大幅貶值,理論上能為出口商帶來優勢,至少在獲利上是如此。日股大漲,帶來財富效果,將可望促進消費支出及企業投資。

 

然而如果殖利率上升,日本將面對多項非常嚴重的後續問題。

 

正常情況下,通貨膨脹是在經濟復甦後才出現,而非順序顛倒,然而日本卻可能面臨先有通膨、後出現經濟復甦的威脅。如果通膨先來,表示政府尚未享受經濟成長使稅收增加的成果之前,就先因為殖利率上升而使償債成本加重。日本政府累積債務超過經濟規模的兩倍,因此償債成本將迅速升高。由於利率上升,可能會阻礙政府所規劃的刺激經濟措施,最終造成惡性循環,即利率上升(打擊政府財政)本身就會使利率更加上升。

 

事實上日本公債危機的題材早就在醞釀;近年來許多對沖基金都在賭日債危機,結果都賠錢。如果殖利率持續上升,日債很可能會累積龐大的空頭賣壓。

 

殖利率上升也將使日本信用市場陷入膠著。利率上升不僅會使一些打算借錢及投資的人決定放棄,銀行本身也將受重創。日本銀行業普遍抱有大量的債券部位,尤其是公債。由於債券價格重挫,將使銀行業的放款能力受到限制,甚至反而需要注入新資金。

 

這些因素都可能使日本經濟寸步難行;而如果情況更加嚴重,將迫使日銀縮小政策規模,甚至反其道而行。

 

即使投資人並未持有任何的日本部位,也會受到池魚之殃。「安倍經濟學」問世迄今六個月以來,全球股市普遍都在上漲。日本及日銀是直接或間接刺激全球經濟的重要力量來源。如果日本出現債券市場或銀行危機,對世界其他地區所造成的不穩定效應之大,簡直不敢想像。

 

日銀在債券市場的操作一向甚為拙劣;經過幾十年斷斷續續的通貨緊縮後,債市早已腐朽不堪,而且也並未針對交易量大增而做好準備。這些問題都使日本必須付出沈重的代價。

 

一個政府負債如此沉重的國家,公債殖利率在幾周內竟然飆升兩倍多,這當然是投資人所必須注意的重大警訊。

 

(作者James Saft是路透專欄作家/編譯任中原)

 

 

 

【2013/05/24 經濟日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劉劉阿伯 的頭像
劉劉阿伯

劉劉阿伯理財教室

劉劉阿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