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摘自: 商業周刊第 1048 期
作者:胡釗維、蕭勝鴻

繼「金磚四國」之後,另一個新經濟板塊崛起,這個以大湄公河流域為主,串聯 9個城市的高成長區;旺盛的經濟活動,不但中、日、韓搶先卡位,鴻海也宣布前往設廠……

4股力量帶動成長錢潮 逾百億美元交通建設、7千億美元石油產值 三千萬年前,當今全球第一高峰喜馬拉雅山還是一片水下世界。因為亞歐板塊與印度板塊的移動擠壓,青康藏高原、喜馬拉雅山脈形成,至今還以每年○.三三到一.二七釐米的速度上升。

板塊移動會造成高峰,地質板塊如此,經濟板塊也是如此。繼「金磚四國」之後,有一個新板塊逐漸崛起:這是一個跨越國界的成長區,你不能再單以國家數字來計算,而需要以區域資源連結的動態來觀察。


這個區域,《商業周刊》稱它:「黃金走廊」成長區。

一廊九城經濟體 二○一○年基礎建設完備,如虎添翼

我們「黃金走廊」的靈感,首先來自於日本權威研究機構「野村總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即將出版的一本報告《掌握亞洲大錢潮:前進湄公河經濟圈戰略》(寶鼎,二○○八年一月出版)。野村的報告提出,介於中國與印度中間,跨越越南、泰國、柬埔寨、寮國、緬甸的「大湄公河流域經濟圈」,將受惠於兩個高成長大國的經濟發展,成為未來十年亞洲最快速成長的區域。尤其,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一條即將成形的成長橋樑(growth bridge)。

野村是日本最大的智庫,影響力跨越日本,在美國紐約、英國倫敦等地都設有研究單位,分析全球情報,以供包括日本政府在內的客戶做決策依據。二十一世紀將邁入第二個十年,二○一○年的亞洲經濟將是什麼面貌?野村在二○○五年,擬定一項「二○一○年課題研究」的系列計畫,經歷兩年,野村執行董事此本臣吾率領亞洲的十一位研究人員、顧問協同作業,提出這份亞洲經濟大未來的預測報告。

「往後十年在亞洲地區,變化最大、成長期待值最高的地區,應該就是湄公河大經濟圈!現在這個地區已經成為注目焦點,再想像到了二○一○年,當所有基礎建設完備以後,此地區的投資潛能是絕對不容忽視。」

報告中的二○一○年具有意義,因為聯合國亞洲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ESCAP)將二○○○年到二○○九年訂為「湄公河地區合作開發十年期」,大力支援此地的開發。而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也曾撥款借支四百二十六億日圓(約合新台幣一百二十二億元),背書湄公河地區的基礎建設開發。

鹹魚翻生?這個長期因為內戰而處於精力疲乏的區域,為何被評為「往後十年,亞洲變化最大、成長期待值最高的地區」?

經過《商業周刊》實地走訪,我們發現,這個區域呈現的動能與潛力,更勝於野村報告中的描述;它不只是橋樑,更是一條寬廣的「黃金走廊」,串聯中國與東南亞的一個縱向大成長區域。

延伸「大湄公河流域經濟圈」的概念,中國喊出「一廊九城」,將這個經濟區域的範圍北伸到中國,南延至麻六甲海峽。這條走廊,起點為香港,途經廣州、南寧、河內、胡志明市、金邊、曼谷,再延伸到吉隆坡與新加坡。二○○五年,這九座城市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已高達四千六百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十五兆元),相當於長江三角洲與珠江三角洲的總和。

我們喊出「黃金走廊」的名稱,是因為有四股力量合力拱出這個成長區的巨大錢潮。

力量一:交通網絡成形 連接太平洋、印度洋的橋樑

讓黃金走廊成形的第一股力量是,鋪天蓋地的交通網絡,這將使得該區域更能「貨暢其流」。根據亞洲開發銀行(ADB)的預估統計,未來十年內,這個地區將會有總投資金額超過一百億美元的交通建設陸續建構完成,當所有交通建設陸續完成後,黃金走廊,無庸置疑的將成為連接太平洋、印度洋的橋樑。

究竟,這會為黃金走廊帶來多大的經濟效益?就拿二○○五年才完成的「中國廣州-南寧-友誼關」高速公路為例,現在廣州運送貨物到北越的河內,改走陸運後,天數將減少為兩天,耗時僅原本的三分之一,過去必須透過海運,需要六天的時間。倘若有意延伸貨運路程到曼谷,由於串接泰國與寮國間的「第二湄公橋」已在去年底開通。因此,自廣州到曼谷的陸運至多六天,不只較十五天的海運時間減少許多,連成本也可省下六成。

在這條路上,中越的峴港市,只因一條翰江大橋開通,原翰江岸邊殘破的漁村已全改頭換面,改為超過二十層的建築,土地價格也飆升為峴港最貴。從最便宜到最昂貴,只不過兩年的時間,原先靠翰江中魚蝦為生的漁戶,因為擁有江邊的土地,搭上房地產起飛列車,也全部變成富豪。

值得注意的是,亞洲開發銀行所預估的一百億美元,尚不包括幾條重要的鐵路:

其中一條,是由日本政府出資七○%,貫穿越南南北的「新幹線」,十一月二十七日,越南總理阮晉勇前往日本,與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就此事進行協商,希望在二○二○年前開通。

另外一條,是南寧到廣州的高速鐵路。這條全長五百六十公里,時速在兩百公里以上的高鐵,今年底動工,五年內完成,中國估算五年投資人民幣一千億元(約合新台幣四千四百億元)。屆時,南寧到廣州只需要三小時。到時候,香港、廣州,甚至華中地區與東南亞北部國家的企業人才往來、觀光貿易交流,將因此完全順暢連結。

十一月我們採訪野村總合研究所,主持此項報告研究的執行董事此本臣吾,攤開他的筆記本,當中密密麻麻標示著,在這條黃金走廊上,哪裡要蓋高速公路、高速鐵路,哪裡又有新橋樑將開通,「看到上頭的數字一天天逼近,你很難不感到興奮。」此本臣吾說,那代表的不只是某個城市的發展,而是連結之後的全面性成長。

力量二:能源蘊藏量豐 全球瞄準柬埔寨油田

「黃金走廊」崛起,另一個重要的推手則是原物料。在現今原物料、能源是王的時代,黃金走廊上可觀的石油蘊藏量,已成為世界大國竭盡所能示好的目標。

根據世界銀行暨聯合國發展計畫(UNDP)的預估,加計越南、緬甸與柬埔寨三國的石油蘊藏量,最少有一百一十六億桶。若以每桶六十美元計算,至少將是近七千億美元的產值。其中,柬埔寨西南外海高達二十億桶石油和十萬億立方英尺的天然氣,由於是最新才探勘出的,尤其受到重視。在美國國防部於二○○四年發表的〈亞洲能源未來〉報告中即指出,柬埔寨在美國的戰略版圖中,地位正在逐漸上升,「極有可能是第二個汶萊」。

位於柬埔寨首都金邊西南邊二百四十公里,有著美麗海岸線的磅遜港,原本只是個不到五萬人的小港口,因為發掘出石油,到今年已經發展為第三大城市。現在,包括美國第二大石油公司雪佛龍、中國第一大及第三大石油公司中石化與中海油,以及汶萊石油等六大國際級石油公司,全部到位,他們都已標下柬埔寨油田,準備在此大顯身手。就連美國海軍艦隊,今年也特地選在磅遜港,執行長達一個月的軍事演習。

不斷湧入的外國人,也帶動當地的服務業,「發現石油之後,這裡的柬埔寨人好像全醒過來了。」負責油田碼頭興建,並已與中石化攜手蓋煉油廠的柬埔寨前三大企業MEC執行董事韓強疇說道。

除此之外,二○○九年即將啟動的越南第一座煉油廠,也將改變黃金走廊的經濟面貌。走進這座煉油廠的所在地──中越榕桔工業區,超過一百名工人,正設法將長達數公里的輸油管串接在一塊,最讓人怵目驚心的畫面是,將近五十座油槽,猶如地上碉堡般聳立在工業區內,為打造這座煉油廠,越南政府已砸下三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九百七十億元)。但這還不是句點,十一月底,越南政府已宣布,未來五年內,將在中越再興建兩座煉油廠。

力量三:連結中、印 十年內,類似歐盟免稅區可望產生

有了資源、有了交通路線,黃金走廊地處亞洲的連結點,更準備好迎接中國和印度兩大經濟板塊撞擊帶來的經濟動能。

此本臣吾指出,對中國而言,黃金走廊的意義有二:其一,將是其大西部開發計畫實現的「唯一出路」。中國目前已有計畫的利用雲南省養殖業、害蟲防治能力與農產品加工業等,來支援位於黃金走廊上的國家,而中國境內則由於工業生產規模不斷擴大,導致橡膠需求量大增,可以在這些國家種植橡膠樹,再將原料進口至國內。

其二,讓越南、柬埔寨等國成為中國的新生產基地。中國華南地區的人事費用逐漸提高,需要大批勞力的工程已經很難招募到員工,加上中國「勞動合同法」實施在即,不僅導致在中國的外商成本提高,連中國的企業都在尋求新的後花園。因此,一向被視為是廣東省零件進口區的越南北部,今後將會大量設立工廠,這點,從鴻海宣布在河內設廠,與其深圳生產基地做結合可見一斑。

而另一個受人矚目的關鍵性因素,則是將自二○一○年到二○一五年期間,陸續實施的廢除關稅壁壘政策,包括AFTA(東南亞國協自由貿易協定)、以及已在亞洲地區各國之間實行的FTA(自由貿易協定)與EPA(經濟合作協定)。只要十年,一個類似歐盟的大免稅區就可能產生!行銷大師柯特勒(Philip Kotler)即指出,如此一來,從中國、印度流通到東南亞各國,或東南亞各國流通到中國或印度,甚至,中國與印度間需要相互流通工業製品等,將可以自由交易。其中單是東南亞,超過五億七千萬人口的內需市場,就是一塊令全世界垂涎的肥肉。

受惠於即將來臨的零關稅好處,去年,黃金走廊上的雙邊貿易金額已逾五千億美元,年成長率為一八%,未來,只會更高。

力量四:中、日卡位 上演決定成王敗寇的殊死戰

來自日本與中國政府兩股勢力的交鋒,是帶動黃金走廊整體經濟改頭換面的第四股力量,過去五年,日本與中國,一直是當地東南亞前兩名的捐贈與投資國。

日本是最早看上東南亞這個經濟體的國家,一九八○年代,日本政府與企業對東南亞的投資,長期集中在新加坡、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與汶萊五個「東協海國」上,但從二○○四年起,情勢翻轉,日本對越南、柬埔寨、泰國、緬甸與寮國此「東協陸國」的直接投資高達十四億美元,首度超越對東協海國的投資。

此本臣吾毫不掩飾的表示:「對日本而言,這已經不只是一場擴張的戰爭,更是一場拿不到就可能稱臣的殊死鬥。」

為此,日本積極對「黃金走廊」上的東南亞諸國示好,去年底才通車的「第二湄公橋」即是由日本政府出資興建完成,因此促成在曼谷已有相當基礎的日本汽車產業,得以開始將觸角伸向越南。不只如此,日本為稀釋中國的影響力,並強化主導地位,原先「東協十加三」的經濟圈架構,在去年,日本再要求將印度、紐西蘭與澳洲一併拉進來,形成「十加六」的超大經濟體。

而中國態度更積極,連續三年,中國|東盟博覽會都在廣西南寧舉辦。這項舉動是中國對「黃金走廊」區塊重視的一個里程碑。在中國政府的盤算下,涵蓋中國與越南、柬埔寨、泰國、緬甸與寮國五國的超大型經濟體,南寧恰位於地理位置的中心點。「由此可見,中國已將東協陸國視為自身的經濟腹地。」廈門大學南洋研究院教授廖大珂指出。

廖大珂表示,中國拿廣西、雲南兩個「窮省」,和東南亞最窮的國家共同發展經貿,讓雙方互利、雙贏。為取得信任,中國不只大方的全部或部分免除柬埔寨、緬甸與寮國的債務,甚至撥出五十億美元的優惠貸款,並出資協助興建公路、港口等基礎建設。

不難發現,中、日兩國在這條「黃金走廊」上的積極卡位,已經讓這個長期被忽略的經濟體,一躍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其他各國也磨刀霍霍 讓河內辦公室租金一躍成為亞洲最高

除此之外,韓國也對此區域野心勃勃。累計韓國在東協陸國的投資金額已近百億美元。

其實,台商大廠,包括鴻海、仁寶等,未來五年在此區域也將投資超過五十億美元。

成長,在這個區域,已經是一種瘋狂的動能。從一個小地方就可以看出:根據房地產顧問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越南分公司統計,今年河內的辦公室租金已超越日本銀座,一躍成為亞洲辦公室租金價格最高的城市。這個在統計上,人均年所得只有一千七百美元的城市,為何租金超越東京?答案:因為全世界的人都來搶了。

揮別內戰、揮別貧窮、揮別百廢待舉,一個新的區域經濟,一股新的亞洲勢力,已然成形,準備飛躍。你也準備好擁抱它了嗎?

*黃金走廊未來10年的利多

時間 重大經濟議題

2008年 廣西欽州市煉油廠完工,為中國西南各省中最大煉油廠。

2009年 柬埔寨股市交易所開始交易。

2010年 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成形,區內貿易額將接近歐盟和北美自由貿易區的水準,並給東盟和中國分別帶來1個百分點和0.3個百分點的經濟增長率。

2012年 越南山羅省水力發電廠工程完工,為東南亞最大發電廠,發電量可達102.27億kWh。

2015年 東盟經濟共同體成形,成員間貿易零關稅。

2020年 2020年之前APEC(亞太經合會)成員區內貿易關稅降為零,實施自由貿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劉劉阿伯 的頭像
劉劉阿伯

劉劉阿伯理財教室

劉劉阿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